少儿书法加盟网
分享书法知识

书法界里的两道美丽风景,不仅人美,字也美

更新时间:2021-02-21 09:29

很难想象,世界如果少了女性的存在,那将有多么的失色,正是因为在任何行业、任何领域都有柔弱似水的女子存在,才让一切枯燥和乏味的东西变得赏心悦目。

虽然说女性会为这个世界增添姿彩,但有一样东西也能让女性增添姿彩,这样东西就是艺术。

有人说好看不过是皮囊,而艺术就恰恰可以为“好皮囊”注入“好内涵”。

书法界里的两道美丽风景,不仅人美,字也美

纵观古史,就会发现但凡是史料有记载的美女,几乎都是有着艺术的加持,或书或画,或诗或乐,被艺术注入了内涵的女子,往往就是古人眼中的“才女”。

事实亦是如此,好看的皮囊不过给人视觉上的惊艳,但视觉是种容易疲劳的生理感知,再美的皮囊也会有瑕疵和衰老,霜寒雨露时光如刀,世间绝对不会有永不凋谢的美貌,用眼睛能欣赏的好皮囊,终究无法让人欣赏一辈子。

书法界里的两道美丽风景,不仅人美,字也美

但经过艺术浸染的好皮囊,却能让人用除开视觉之外的感知去欣赏,哪怕闭上眼也能感受到那种“赏心悦目”的愉悦, 不管时光如何流逝不管容颜如何渐变,有艺术内涵的才女,能让人把欣赏的焦点锁定在“才”之一字上。

古代的才女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必定会书法,因为任何才艺的学习,都必须要过文字这一关,而书写就是第一步。

所以,几乎所有古代的才女都是书法高手。

书法界里的两道美丽风景,不仅人美,字也美

因此,即便在数千年“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禁锢史上,仍然出现了诸如蔡文姬卫夫人这样的女性书法大家,可见女子在书法艺术方面甚至有着更胜于男性的天赋。

在现今书法界,当然也少不了这种才貌双全的女书法家,比如本文要介绍的两位被书坛公认人美字美的女书法家,她们堪称是书法界里的两道美妙风景,人和字皆美,令人赏心悦目。

第一位是今年已经五十二岁的女书法家方放,尽管已是半百之年,但书法仍然让她的人生姿彩继续绽。

书法界里的两道美丽风景,不仅人美,字也美

方放家世是典型的书香门第,她的祖父是前清考有功名的秀才,父亲则是闻名一方的书法名家,因此孩提时代的方放就是在书香墨韵中成长,写字是她启蒙时的必修课。

现代书坛向来轻视楷书,而方放练楷书足足练了三十多年,不到三十岁就被书协吸收,是当时少有的几个仅凭一手漂亮楷书就能成为中书协会员的年轻书法家之一。

中年之后方放又有艺于行草,多年来拿奖拿到手软,是全国女性书法家中最为杰出的代表之一。

即便如此,方放却觉得自己在书法这条路上仍然只是一个学习者,尽管她在任何书法场合都能有鹤立鸡群般的表现,但她却认为数十年的书法履历,仍然难得一幅自己满意的字,足见她对于艺术的标准有多么高的定义。

在方放之后还有一位年轻的女书法家——霍超,她是如今在网络上很受书法爱好者青睐的书法红人。

作为一个八零后书法家,网络时代给了霍超更广阔的艺术舞台。和方放一样,霍超同样有着扎实的楷书底子,就如同她们天生丽质的好底子一样,楷书永远是其他书体的基础。

书法界里的两道美丽风景,不仅人美,字也美

八零后一代的女子远比方放那一代人要放得开,在将丑书奉为前沿艺术的时代,很多年前女书法家纷纷不惜拜入丑书之门,依靠自己的颜值和博人眼球的丑书怪书迅速上位;

甚至还有的女书法家甚至丢掉毛笔借用自己肢体创作书法的怪现象,在这种书法风貌之下,潜心楷体的霍超就显得有些“落伍”。

并有人甚至说,以霍超之貌若是丢了毛笔学她们大玩所谓的现代书法,她一定可以成为最引人注目的“书法西施”。

书法界里的两道美丽风景,不仅人美,字也美

然而霍超并没有选择走这条所谓的捷径,她踏踏实实地写字,认认真真地做人,或许她不如那些靠搔首弄姿玩丑书的人出名,但她的书法和为人却获得了广泛的认可。

方放和霍超是书法界两代女书家的代表,她们被誉为书法界两道美妙风景,实在是实至名归,当代书坛,也的确缺少这样令人赏心悦目的女书法家。真正的女书法家,要的不是那副好皮囊,而是那颗不被俗欲控制的心,好书法,才能给她们注入好内涵。

硬笔书法加盟 让你的孩子与众不同
兴墨书法 书写传统文化 让你有钱可花
官方微信公众号